XP君

2015.12.21日记

我知道,想找到一个合适的抒发个人情感的地方是非常不易的。思来想去,我打算把这里当成发布自己日记的地方,虽然会有一些人看。可是我所需要的,就是这样的地方。小众又不完全孤独。

我书写日记这类文字是不经修改的、几乎一遍成文的写下去,没有润色更显得直白,但更深入我的内心。

可能之后的我看到这些会觉得幼稚与无聊,但这些都是我完全真诚的记录。

在所有的朋友圈里都是炫耀,没完没了的炫耀。我们却不停的在维护这个虚假的无聊世界,生怕自己的形象出了什么问题。

能有什么问题呢?


今天读一篇文章,写桑塔格的。我非常感叹桑塔格的文人修养,以及非常想过她的那种生活——可以肆无忌惮的记日记的生活。

我想这样...

我想谈人与社会的关系

我想谈人与社会的关系。

从桑塔格二十多岁记的日记中,我惊叹一个人的感动与爱可以做到这样纯净的地步。如今我也学着她的样,读起纪德的《地粮》来。

那是一本如此热诚且感性的书,但我真正看起来的时候觉得孤独极了。它教我要“担当人性中最大的可能”,它也教我欢情。

但我还是孤独极了。我不为个人孤独,我想到雅典的集会广场,想到可爱的戴克里先,但这些无法阻止我的情绪,我最最不想看到的境况,就是叔本华说的,“要么是孤独,要么就是庸俗。”人与社会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普世的平衡点,而绝不是这句话里说的这样冷酷。

可我也明白人与人的不可调谐的粗鲁,也明白有太多太多的人一看到它,就已经激动地颤抖不已。...


读到一本好书的体验是什么,当你得到它的时候,就像得到一包小熊糖,不舍得一下吃完,总是一颗一颗的,感受味道在口中的萦绕。把它拿在手里就像得到了一盏不会丢失的灯,在多年后也许自己早已忘记书中言物,但只要回想起,伴随而来的即是那天午后的温暖,还有如此开心的当时的我。

——XP君

中国想文艺复兴,不能忽视信仰。虔诚的笃信着什么,是独立人格的体现,它关乎一个人有没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心。迎接革命需要沉静与独处。就像尼采所说,在自己的身上克服这个时代。


——XP君

又是一年开学,自己竟然都是大三的学生了。在嘈杂的声音里新生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。每个家庭都极其相像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新生带着几个家长。脸上的表情真实的让人不忍,在八月的烈日艳阳下,这些拉着旅行箱,眼神炯炯的人们显得如此不同,又如此相同。
这样的景象在同一天出现在全中国每一所大学里,在他们不安而激动的神情里,我看到数不尽的暗含辛酸的欢庆。

2015.6.28随笔

属于人的辉煌是什么。

有人说二十岁并不是一个创造辉煌的年龄,我不这么看,的确二十岁只是成人生活的起点,但人在任何时候都值得充满自豪感。
无论我是一个没有话语权的儿童,还是到了思维迟缓的暮年,我都不去忘记人最值得歌颂的地方。

永远不放弃热爱生活的权利,永远不放弃帮助他人的权利,也永远不放弃背负责任的权利。真诚的热爱使我们获得自豪感,这就是辉煌,而且属于每个人。

——送给许许多多的正值二十岁的人生

2015.6.4随笔

最想做的事,有很多。
比如此时此刻的我就想在能看到星星的夜晚里,和某人坐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,什么都不做,单单只是说话。从自己感到最尴尬的情况说到听过的好歌曲,从奥巴马二选可能性说到弗洛伊德画室里盖着厚厚的干透颜料的墙,把这一辈子想说的话都一股脑地倒出来。
仿佛整个世界只有我和她的灵魂在肆意攀爬,爬过被湿漉漉的爬山虎包裹的老教学楼,爬过早已关寝的宿舍。然后我和她分别,坐进出租车,随便往哪里开,在车窗里偶尔传来的夏夜暖风中睡着。

2015.5.20随笔

众所周知,每个意识都企图作为至高无上的主体单独出现。每一个意识都力图把另一个意识压制到奴役状态来达到自我完善。
这是从幼儿园到高校,从男人到女人都无不存在的一种本能。我认为这种斗争本身是极其丑陋的,如果把女人看做升至意识的半透明状态的自然,那么对于男人这就是理想的“他者”。在这一前提下波伏娃认为男人的生活从来不是充实和休憩,它是缺失和活动,它是斗争。当然这是针对他者的斗争。斗争的丑陋之处存在于最本质的定势,这是伴随人类史的必然。
作为一个人类个体,如果他(或她)无法看透这一人性本质,那么就会被所谓的宿命囚禁永远地重蹈覆辙,再也无关理智。但即使一个人知晓了自身的微不足道,知晓了斗争的实质时,我猜他也...

2015.5.17随笔

谈一谈人生选择。
仔细地想,我们生活中每说的一句话,做的一个动作,甚至是一个眼神都是至关重要的选择。因为我们完全可以采取其他不同的反应。那么就无法保证自己行为的绝对正确性,于是在客观上我们就在不停地犯错。
回顾以往,我的人生就真的尽是在做错事。而且做的越来越高级,越来越无法让自己察觉。每天夜里我躺在床上就不断地浮现自己一天以来犯下的滔天大错,同时感谢朋友没有因此离我而去,如是已二十一年。
今天我决定改变现状。解决的办法显然有二:要么不停改正来避免自己继续错下去,要么坦然接受永远犯错的自己。我决定坦然接受自己。而这肯定不会使人满意,所以我要尽量让我的错犯得更可爱一点,并且只犯简单幼稚的错误。
当有人问我...

2015.4.10随笔

 你想问我最害怕什么吗?
 我想最可怕的是我们所得到的,听到的,看到的,甚至是我们的传统和自身惯之以常的思维,都不是其本原的样子了,亦不再是其创造者完整希冀的还原了,甚至还可能背道而驰。
 当我真正地意识到这一点时我简直想遗憾的哭出声来。有人管这叫历史的“魅力”,而我更愿意称其为猥亵。我不想再咀嚼这种温温吞吞的知识,我要遵循理性,跟从本能,既像北京猿人又像学前儿童般的去再次审视这个世界。真相也许就自在眼前。
 可能没人会在意我说的这些,但我正希望如此。我不打算举任何一个例子来丰富阅读性,也不会写任何一行字来进一步阐明观点。因为再写下去,我恐怕就要骂人了。
 ...

©XP君 | Powered by LOFTER